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何氏夫人这时却开口道:“安二小姐,你知道这绣品叫何名?”

安锦绣回身一笑,这绣品没有绣样,是她心中做画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名字也只能是她自己取的,“这绣品叫月下荷香。”

安锦曲这时道:“你也有这个绣样?”

“锦曲!”秦氏险些被这个蠢女儿气死,“锦绣你快些退下!”

安锦绣往园外走,背对着秦氏和何氏,她冲安锦曲冷冷一笑。

安锦曲最受不了安锦绣的冷笑,庶出的下种还看不起她吗?就在这时,紫鸳跟着安锦绣,从安锦曲的身边走过,跟安锦曲靠得近了些。“大胆的丫头!”安锦曲不等紫鸳反应,一记耳光就打在了紫鸳的脸上。

安锦绣再会算计人心,也不会想到安锦曲敢在这时动手打人,慌忙回身护紫鸳,说:“三小姐,你要做什么?”

安锦曲只打了紫鸳一下哪里能解气?抬手又是一巴掌打下来,正好安锦绣把紫鸳护在了自己的身后,这记耳光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安锦绣的脸上。

安锦绣往后倒退了数步,安锦曲身量不大,可是力道不小,安锦绣这一巴掌挨下来,半边脸火辣辣的疼。

“小姐!”紫鸳惊叫起来,声音如同安锦曲杀人了一样。

14香园初见君

“姐!”安元志在小花厅里,左思右想之下,还是不放心安锦绣,硬是从花厅的窗户翻出来,被看守他的家仆追着,一路跑到了后花园,好容易抓到一个路过的婆子打听到秦氏在香园。安元志再也没有想到,自己冲进园来,就看见安锦曲狠狠给了安锦绣一记耳光。

“元志?”安锦绣回头看到因为愤怒而扭曲了面孔的安元志,也是一呆。

安元志几乎气炸了肺,他在府中最多被人无视,吃穿用度上差一些,可也没挨过什么人的耳光,安锦曲竟然敢打他姐姐?

看着安元志怒气冲冲向自己走过来,安锦曲还是梗着脖子不退一步,气势丝毫不弱地问安元志:“你想干什么?替你这个姐姐报仇?”

安锦绣冲到了安元志的身前死命拦住了暴怒中的安元志,“元志,你听我的话,元志,”安锦绣一边哄着安元志,一边把安元志往后面推,“这里没你的事,三小姐那不是有意的,不小心碰上的。”

“姐,你当我是瞎子?!”安元志跟安锦绣吼,安锦绣这里没觉着委屈,安元志已经恨不得这就带着绣姨娘和安锦绣走了,他们三人到哪里不是活,何必要待在这府里让人作践?“安锦曲,你凭什么动手?!”吼完了安锦绣,安元志又跟安锦曲吼。

安锦曲这时已经想不起来在场的还有什么人了,在府中骄纵惯了的小姐,这时候就想着自己了。听安元志冲着自己吼,安锦曲冷笑一声,竟然走到紫鸳面前,抬手又给了紫鸳一耳光,“什么人带什么样的丫头,走路都不长眼的下人!府里养这种人做什么?!”

看紫鸳又挨了打,安锦绣却只能死死的抓着安元志,怕自己的这个弟弟冲上去揍安锦曲。

“你们姐弟俩倒是亲热,”安锦曲打完了紫鸳,对安锦绣说:“奴才秧子的种就是上不得台面,男女七岁不同席,你们俩个是要抱给我们看吗?”

“安锦曲!”秦氏夫人再深的道行,这个时候也撑不下去了,她知道完了,自己为这个丫头谋得这桩亲事算是完了。

安锦绣卟通一声朝着秦氏跪了下来,哭道:“母亲,绣姨娘病了,我让紫鸳去找大管家请大夫,等了足足一个时辰,大夫都没有来。绣姨娘从昨天后半夜就发了热,眼看着她的病越发的重了,元志没办法,才自己跑出府去找了个大夫。母亲,我和元志不管如何,都是绣姨娘所生,您要我们怎么看着她生生受苦?元志违了府中的规矩,私请大夫,您也罚了他,只求母亲念在他也是一片孝心的份上,饶了他私出花厅之罪。”

“姐!”安元志急得伸手就拉安锦绣起来,“你何必求她?不就是跪吗?我不怕跪!”

安锦绣哪里肯起来,在地上给秦氏磕起头来,“母亲,元志的膝头已经跪出血了,您要还是生气,那锦绣去跪,求母亲开恩吧!”

秦氏气得说不出话来,安锦绣话中有话,当着相国夫人的面,把她的面子里子都扯了开来,当她不知道这个庶出贱种的心思?

安锦曲却浑然不觉安锦绣是在算计,在一旁说道:“安锦绣,你装什么可怜?奴才秧子。”

“安锦曲!”香园的后门那里,传来了安太师的怒喝声。

园中众人一起寻声望去,就见小后门那里,站着安太师还有不少位陌生男子。

何氏夫人忙就带着相府中人回避了,反正今天安府的这出戏她也看够了,都说太师夫人宽容大度,治家有方,现在看来全是鬼话。

安太师大步走到了安锦曲的面前,铁青着脸,不由分说,狠狠就踹了安锦曲一脚,把安锦曲踹倒在地。

安元志看见父亲这一行人,愣怔片刻后,看向了安锦绣,他的姐姐难不成是看到这些人,才演了这一出戏?

安锦绣仍是跪在地上,抬头望着太师一行人,一脸的惊愕。

不可能,安元志看安锦绣这样又对自己说,他的姐姐平日里是骄了些,有些清高,但绝没有这样的心机。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安太师恼羞成怒的声音,响彻了整座香园。

“老爷,”秦氏饶是再老成持重,此时也是手足无措了。

安锦绣被安太师这一吼,更是受了惊吓一样,慌忙用手中的锦帕半掩了面。

“爹爹你打我?!”安锦曲倒在地上,一脸的不敢置信。

“你平日就是这么教她的?”安太师也不理安锦曲,直接斥问秦氏道。

“老爷,妾身,”秦氏语结,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什么了。

安太师手指着秦氏,怒目而视。

安锦绣对这夫妇二人的对话一点也不感兴趣,她将手中的锦帕举得再高一些,掩在锦帕后面的目光,匆匆扫过了还站在小后门那里的人们。为首的那个男子,安锦绣认得,深紫的锦袍,人在中年,面容英俊却也冷漠,竟是祈顺的当今万岁,世宗白旭尧。

前世里,安锦曲的婚事由世宗皇帝亲自下旨赐婚,原来是这一天里,不但相国夫人到了安府,世宗皇帝也微服到了安府。没有她安锦绣闹这一场,前世里这座香园此日应该是,君臣同乐,安家三小姐获赞无数,当场由世宗皇帝亲赐,定下了富贵的姻缘。

世宗白旭尧没有进园,给自己的太师留了些脸面,不过他的目光落在安锦绣的身上许久没有离开。安锦绣貌美之名,就是世宗皇帝也有所耳闻,今日一见,花季的少女淡妆素裙,这容貌堪称绝色,胜过了众多后宫佳丽,又兼纤弱无依,孤苦无助之下,还一力护着同胞的幼弟,纵是世宗为铁血皇帝,也心生了怜惜。

“都是你!”安锦曲此时已经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手指着安锦绣,一定是这个奴才秧子故意害她出丑,她说这个奴才秧子今天怎么这么作小服低呢!

“太师!”一直站在一行人最后的上官勇此时再也忍不住,出声之后,就要冲进园去。

“卫朝,”世宗叫住了上官勇,“你要做何事?”

上官勇气得脸色也是发青,“圣上,他们……”

“住嘴!”世宗小声道:“你这样冲进去,是要去唐突佳人吗?”

“臣……”

“朕知道你与安家二小姐下月即将完婚,”世宗道:“你此时如何进去与她见面?”

定亲未婚的男女,成亲之前不可见面,这是自古传下来的规矩。上官勇被世宗这一说,想起来了这个规矩,僵在了原处,手握成了拳头,却是一步也不能往前去了。

上官勇原只道安氏大族,满门的福贵,安锦绣也应该是从小锦衣玉食,在花团锦簇中长大,上官勇是再也没想到他未来的妻子,在安府竟是被骂做奴才秧子,嫡出的小姐抬手就能打的地位。“混蛋!”上官勇强自忍耐之下,低低骂了一句。

世宗听到了上官勇的这声骂,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他未来的夫君,日后待她好一点吧。”

“臣遵旨,”上官勇闷声应道。

世宗摇着头,园中那个抹去眼泪,依旧让人感觉梨花带雨,孤苦无依的女孩儿配上官勇可惜了。“走吧,”世宗对左右道:“这场戏看够了。”

园中气得半死,脸面丢尽的安太师看世宗转身要走,忙赶了过来,冲世宗深深一揖,低声喊了一声:“圣上。”

世宗冷道:“你今天败坏了朕的心情。”

安太师腰弯得更深了。今天世宗来他的府上,本是安氏莫大的荣耀,他甚至叫上了准女婿上官勇,想给这个准女婿一个接近天颜的机会,谁能想到,今天他的内院能闹出这等事来,让当今圣上亲眼见到他的内宅不宁,让准女婿看着未过门的妻子受辱,这事要怎么收场?

“嫡庶有别,”世宗又道:“但小女无辜,何苦如此相逼呢?”

“臣知罪,”安太师忙认错。

世宗再看一眼园中的安锦绣,锦绣佳人,这个安二小姐的确配得上这个闺名。

安太师偷看世宗的目光,也回头看了看世宗目光所落之处,心中就是一动。世宗是马上的皇帝,未成皇时长驻边关,生性冷酷,但也喜好美色。安锦绣这样的娇容,安太师把头低得更低了,锦绣已定了亲事,如今再说什么都晚了,世宗再好美色,也不能做出夺臣妻这样的事来。

“那幅月下荷香,朕很喜欢,吉利,赏,”世宗收回望着安锦绣的目光后,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

随侍世宗的大太监吉利忙就应了声:“奴才遵旨。”

世宗转了身,看到了站立一旁,面色铁青的上官勇,摇了一下头,迈步走了。

“姐,他们走了,”园中的安元志看小后门的这行人要走了,忙小声对安锦绣说道。

安锦绣这才抬头,她不是没听到上官勇的声音,那一刻明明已是再世为人的人,也还是如这世上所有怀春的少女一般,脸红心跳,若不是还顾着世俗之礼,她恨不得立刻把这个自己一直放在心里的人好好看一看。本以为还能看上官勇一眼,没想到抬起头后,安锦绣就对上了一道视线,然后安锦绣就僵住,边呼吸都觉艰难了。

五皇子白承泽的眉头同样是皱着的,他与安锦绣在太子东宫见过一面,也曾与安锦绣通过几封未涉及情爱的书信,暗自还着人调查过,安锦绣不应该是个在安府忍气吞声过活的人,是自己的手下调查有错?看安锦绣今日的样子,白承泽有些心疼,在与安锦绣的视线对上后,白承泽还在心中算计着,要用怎么样一副神情让安锦绣觉得安慰,没想到安锦绣已经头一低,飞快地转过了身去。

“承泽,你还不走?”世宗停下脚步,问原本应该紧跟在自己身后五子。

白承泽连忙转身,心却因安锦绣那逃一般的举动,没由来的一空。

世宗已经听过白承泽的母妃沈妃吹过的枕头风,他的这个五子与安锦绣在太子的东宫里偶遇过,对这个女孩儿有些心动。世宗没有与白承泽多说些什么,安锦绣已经定亲,如今多说无异,况且世宗也不觉得让白承泽也与安氏扯上关系是件好事。“回宫,”世宗说了一句。

五皇子与安锦绣在东宫偶遇之事,在祈顺朝不是什么秘密,皇家所谓的秘闻,指望那一道宫墙就拦住,根本就不可能。在场的文武对此刻这对皇家父子,安太师,上官勇之间的纠葛心知肚明,只是这几位文武大员都当自己是瞎子聋子。

君臣一行走远了后,香园中的气氛仍是凝滞,无人敢动,也无人敢说话。

一个府中的管事婆子一路小跑着走了进来,凑到了秦氏的耳旁,耳语道:“夫人,相国夫人回府去了,说是今日我们府上有贵客,她就先行一步,改日再请夫人过府一叙。”

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一字字都像打在秦氏脸上的耳光,什么改日再请过府一叙,秦氏相信,今日安府发生的一切,明日就会传遍京都的大街小巷。素有心计的秦氏此时脑中一片空白,生吃了安锦绣的心都有,此事要怎么了结?秦氏内宅称王多年,这时候也没了主意。

安锦曲看看自己的亲母,再看看站在那里的安锦绣姐弟,又看园中站着的下人们,个个战战兢兢,安锦曲突然就趴在地上大哭起来,安府的娇娇女,掌上明珠,何时丢过如此的大脸?

安元志腰板笔直地站在安锦绣的身前,少年还没长成,身躯尚且单薄,却已经知道要保护自己的姐姐了。安元志甚至在心里盘算着,要是嫡母命人来打他们姐弟,他要怎么护住安锦绣,是跑还是干脆跟这些下人们好好打上一场,反正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再闹大点又能怎样?

安锦绣岂会体会不到安元志此时把她牢牢护在身后的心意,安锦绣是心中叹息,她对这个弟弟也只是这些日子稍加一点照看,就能被安元志如此对待,再一次可见前一世里,她的双眼就是瞎的,生生就是看不出人的好坏来。

喜欢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请大家收藏:(www.52xt.net)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我爱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最新章节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全文阅读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txt下载 - 黎夕瑶的全部小说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 我爱电子书

猜你喜欢: 药香逃妃农女王妃神医傻妃:鬼王的绝色狂妃欢喜记事医妃养成记宦妃还朝农家悍妻:相公宠翻天毓成重生毒妃惊华帝凰之神医弃妃盛宠令凤御邪神:冷情君上入后宫天才召唤师:冷妃戏邪帝家有悍妻怎么破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御赐皇女:夫君太倾城权妃之帝医风华妖孽狂妃:邪君宠溺小妖妃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一世倾城宠妻无度:毒王的神医狂妃倾世风华:医女太子妃帝妃临天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
完本推荐: 琥珀之剑全文阅读神医本色全文阅读帝道至尊全文阅读剑傲重生全文阅读狂血兵王全文阅读都市王牌保镖全文阅读召唤万岁全文阅读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全文阅读最强神眼全文阅读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全文阅读超神妖孽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仙道邪君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顶级兵王全文阅读美女娇妻爱上我全文阅读阴阳猎心诀全文阅读宠妻无度:毒王的神医狂妃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王牌保镖全文阅读魔帝宠妻:爱妃,我错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我家爹娘超凶的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修真狂少抢救大明朝神医废柴妃太古龙象诀大明开荒团总裁宠妻有点甜诡秘之主武神血脉神级强者在都市九域神皇逆天狂妃:傲娇王爷赖上你仙帝归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弃少归来逍遥侯重生之战神吕布至尊特工最强医圣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都市超级医圣最强神医混都市超神制卡师最后一个摸金校尉苍穹之上洪荒历老胡同韩四当官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txt下载手机版 - 黎夕瑶的全部小说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 我爱电子书移动版 - 我爱电子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