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我爱电子书 >>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 >> 第469章 一场小风波

第469章 一场小风波

酸辣土豆丝、辣子鸡丁、酸辣鸡杂、啤酒鸭、香菇鸡肉、炖猪蹄、莲藕龙骨汤、腊肉荷兰豆、干煸豆角肉丝、小青菜、蒜香油麦菜等等,所有的菜式,基本上都有辣椒。

就是小青菜这种纯素的菜,上面也一样放了不少辣椒。

所以,放眼望去,全是红色的。

小家伙看到这些菜,脸色当然变了。

这顿午饭,对于她来说,恶意满满,让她几乎没什么食欲。

还好她粑粑拿了一碗清水,给她过滤了一下几块肉,撕碎成肉丝之后,又伴着调制的酱料,这才让她吃了一点。

吃过饭后,小家伙们终于是消停了一会儿,该午休的午休,该聊天的聊天。

从目前来看,郑妙可在胡家显然更受欢迎一些,不管是她大着肚子的原因,还是她之前的举动和如沐春风的聊天,都让她收获了更多的关心。

李青青虽然没有落后多少,但她知道自己确实不如对方,所以就暂时放下了心思,全力攻略胡展硕和胡旖梅两人的妈妈,毕竟这两个舅妈,也很想踏入魔都上流社会,能多出去参加一些夫人活动。

在这方面,郑妙可就落后了不少,毕竟她的交际圈相对窄了很多。

而且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她跟她的几个好闺蜜,婉容小姐姐等人,都疏远了不少。

主要是她经常呆在毛岛,也是最近回国之后,才重新联系起来的。

午休的时候,老叶发来信息,表示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鱼儿上钩了。

而北美那边则是还没有消息,王猛他们坐飞机到迈阿密也需要时间,所以还得等。

于苏鸣而言,这次发生那么多事,虽然不知道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但思来想去,不外乎是那些财团。

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找上门,直接跟理查德亨特这些人摊牌,是因为苏鸣想找到证据,然后这次再从他们身上割几块肉,割到他们害怕才行。

有些人就是贱,不把他们打怕了,他们就还会一直有小动作。

就像上次的孔家,苏鸣后续手段都还没用呢,对方就直接举白旗了。

看了看正在假寐的郑妙可和另一边跟两个舅妈聊得正嗨的李青青,苏鸣站起来走了出去。

他给远在京城的张京打电话,想问问航天公司的事到底怎么样了。

虽说从十月份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了,但至今仍无消息,他是真的有点不耐烦了。

大西北那边已经开始了运转,他是不慌,可被人这么拖着,任谁心里都不会很爽。

“老公,可能还需要再等等,我妈说了,上面还在研究讨论,这事轻易不能开口........”

听到张京同样的回复,苏鸣表示心里早有准备,这电话不过是例行公事地询问而已。

关心了对方几句,约好过两天一起看电影之后,苏鸣就把电话挂断了。

现如今的他确实忙,几个女人都要关心到位,不容易。

除了蓉城怀着三胞胎的蔡亚妃和带孩子的褚梦欣,苏鸣还略微担忧不知道去哪的布兰妮。

上次从南海回来之后,她就留下两个等她的短信,然后消失在人海。

老实说,苏鸣都有点担心,会不会是她家族的人知道了什么内情,所以把她带走了。

他的女人,一个个都不是让人省心的。

等过段时间,如果布兰妮再不联系他,他就派人去找她。

“粑粑,你在哪?”

在他思考事情的时候,苏鱼儿的声音从客厅里面传了出来,小家伙是真的跟他亲,这刚睡醒就要找他了。

“小七,爸爸在这里,怎么哭了呢?”

刚进门,苏鸣就懵了,只见小家伙哭得很可怜,她妈妈抱着她都还在哭,等他一到,马上就要他抱,边哭边说:

“粑粑你怎么不陪人家睡觉?呜呜,刚才没看到你,辣辣......”

苏鸣顿时哭笑不得,这小家伙,还记着午饭的辣椒呢?

哄了她一会儿,其他小屁孩也都纷纷起来了,然后一个个吵着闹着要出去玩。

外婆家附近有一条清澈小溪,小屁孩最喜欢去那边玩耍,而且外婆的菜园子也在溪边,菜园子里面还有甘蔗、草莓等等,所以最吸引人了。

这个季节还没有草莓,但是甘蔗却早已上了糖,很甜,可以吃了。

被几个小表兄妹拉着,苏鱼儿很快就被吸引住了,也不缠着她粑粑,带上旺财它们就出门了。

苏鸣自然是跟着一起去,郑妙可和李青青也都一起出门,去外面逛一逛。

秋冬季节,不冷不热的天气,真正是微风不燥,非常适合散步。

很有此前在疆省喀纳斯的那种悠闲时光,甚是惬意。

“那边是什么?”

沿着田埂走着,有些农田还重新翻了土,似乎要进行播种,可眼下都是冬天了,还种什么呢?

还有些农田则是长了不少稻草,黄牛悠闲自得地摇着尾巴吃着草,充满了田园气息。

“那是已经播种的油菜,等来年二月或者三月的时候,这里就会变成非常好看的油菜花了........”

听到苏鸣的话,郑妙可和李青青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油菜花是江南省这边才有的特色,郑妙可是北方的,冬天种的冬小麦,而李青青则是对这些不懂,纯粹的五谷不分四体不勤。

不过,当听到再过几个月就能看到漂亮的油菜花时,两女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这可以有啊。

两女都记住了此事,表示到时候一定要过来看,还要拍照什么的。

而那些调皮捣蛋的小家伙们,已经率先跑到菜园子里面去了,欢呼声四起,勾得苏鸣怀里的苏子月都咿咿呀呀了起来。

显然菜园子里面有好东西。

菜园子的四周种上了篱笆,这种篱笆在乡下很常见,通常都种在菜园子,当围墙用的。

这种植物很好种,直接砍下树枝,插在地上就能生长了。等长大之后,用竹子捆绑固定一下,就是活生生的围墙了,足以挡住那些想要闯菜园子的牛羊。

走进菜园子之后,苏鸣等人都惊讶了,因为这里面种好多菜。

有已经开花的小青菜,还有正茁壮生长的油麦菜,以及有半人高的芥菜,青白分明的牛皮菜,菠菜、小茴香、红萝卜、白萝卜等等,还有就是几块刚翻新泥土的菜地,以及靠着篱笆墙的一大排甘蔗林,小家伙们正在甘蔗林这边吵吵闹闹呢。

“外婆真厉害,居然种了这么多菜,而且生长得这么鲜嫩,太赞了。”郑妙可惊叹连连,李青青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苏鸣却对着甘蔗林的苏鱼儿喊道:“小七,不许拿刀,离你表姐远一点,别伤到了。”

表姐,其实就是苏鸣表哥的女儿,已经有七岁多了,是这群孩子王当中年龄最大的一个。

胡丽萍也在旁边,一时没看住孩子,这会儿听到苏鸣的话,赶紧把小屁孩都拉开了。

对于农村孩子来说,七岁提刀砍菜是很常见的事,但在大城市就非常不可思议了。

有了大人们的参与,小家伙们一个个都如愿以偿地吃上了甘蔗,唯独苏鱼儿有点着急,因为她太小,牙齿才刚长出来,看着甘蔗无法下嘴。

咬不动啊!

外婆种的甘蔗是比较软糯的黑皮甘蔗,只要把皮削掉,露出里面的白肉,咬起来就简单多了。

可是她看着大家伙都是直接用嘴咬的,她也想学,结果,只留下小牙印,欲哭无泪地看着苏鸣。

“小七你还小,等粑粑给你削成小块了再吃,好不好?”

怀里还抱着苏子月的苏鸣,现在也没办法动手,还是一旁的老苏接手了,苏鸣才得以解放,然后拿起菜刀,就开始干活了。

郑妙可看着牛皮菜,好奇地问了起来。

“这是牛皮菜,也叫猪乸菜,你们南河省属于北方,是没有这种菜的,因为这菜适合在南方种...........”

老苏想开口解释,但胡丽萍已经抢先说了起来,苏鸣就笑呵呵地看着。

牛皮菜这种东西,在南方一般都是用来喂猪或者鸡鸭等家禽的,一般很少自己吃。

当然,偶尔菜荒的季节,或者有些时候嘴馋了,也会摘些嫩叶来吃。

做法有很多,清炒、蒜香、猪乸菜包、糯米酿猪乸菜等等,勤劳的农妇总会想着办法,变幻花样,给一家人带来不一样的美食。

听着胡丽萍的话,郑妙可和李青青两人的眼眸都瞪得滚圆,口水直流。

无他,平平无奇的猪乸菜,居然也能登上大雅之堂?

小家伙也直勾勾地看着猪乸菜,等苏鸣把小块的甘蔗放到她嘴里时,她顿时欢呼了起来。

“好好吃哦,好甜,粑粑你吃了吗?妈妈你吃吗?奶奶......”

不愧是小棉袄,很乖巧懂事,这么小就知道关心人了。

大家都看着她,她则是从她粑粑手中把小块的甘蔗一个个递了过去,邀请大家吃甘蔗。

一人一口,大家都很给面子,从她肉乎乎的小手掌拿走一块甘蔗,还有说了声谢谢,她又回了一句不客气。

小家伙是真的很有礼貌,从这点来看,目前是李青青完胜郑妙可。

不过郑妙可也不灰心,毕竟苏子月和苏子星两个小家伙还小呢,未来还有机会。

甘蔗吃了一会儿,小家伙就喊饱了,不想吃了。

苏鸣看着袋子里切成小块的甘蔗,有些哭笑不得,这孩子的胃口有点小啊。

亏他刚才还那么勤快呢。

吃过甘蔗,大家在菜园子里面聊了一会儿,就走出去了。

而一群小屁孩刚走出菜园子,就被溪边的其他小屁孩给吸引了,因为有人在抓鱼。

准确来说是电鱼。

农村乡下地区,有些人喜欢背着电瓶,拿着自制的竿子,用电线连着铁棍,按下开关,电就在水里面开始肆虐了。

所以,只要有鱼儿经过,一般一两米内的鱼,都会被电给弄抽搐,甚至是直接给电死泛白肚。

小家伙们看到这一幕,哪里还忍得住,直接就跑下去,站在边上围观了起来。

一条条小鱼被高电压电得翻白,然后被渔网给捞了起来。

这种小鱼也就是成年人手指大小,拿回家之后,在锅里把花生油烧热,然后裹上面粉的小鱼扔进锅里,啧,立马就香气四溢,熟透之后捞起,好吃得不行。

“粑粑,为什么鱼鱼会翻肚肚呀?”

抱着她粑粑大腿的小家伙,眼神里透着好奇和惊讶,大眼睛眨呀眨,似乎搞不明白。

呲呲声音响起,苏鸣简单解释了一下,小家伙很快就明白了。

“嗯嗯,粑粑我知道了,谢谢粑粑。”苏鱼儿仰着小脑袋,笑嘻嘻地说道,然后就被她粑粑刮了一下鼻子,她不乐意地嘟嘴,但这个时候,旁边的小伙伴们突然惊呼了起来,把她的注意力吸引住了。

只见溪边的草丛里面,突然蹿出来一条大鱼,一条大约有两三斤左右的黑鱼,又长又黑。

在水深不到成人膝盖的小溪里面,这处小水塘的面积也不过是十几个平方而已,居然有这么大一条鱼,这就非常不可思议了。

大家都大声惊呼着,指着那条黑鱼躲藏的地方,苏鱼儿也瞪大了眼睛,一边抱着她粑粑的大腿,一边伸长脖子在找。

这处小水塘的杂草较多,对岸那边甚至还有一块大石头呢,所以环境确实复杂了一点点。

背着电瓶电鱼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瘦老头,看到黑鱼窜出的一刻,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小溪里有大鱼,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是每次在这个小水塘里面,都无法将鱼给捕抓到,也是挺让人生气的。

这条小溪其实很宽敞,约有十七八米左右的宽度,有水的地方,大约是十米左右。而这个小水塘被大水冲刷出来的一个拐角,真正有三十厘米以上水深的地方其实并不是很大,其余都是几厘米的浅水区,那条大黑鱼可游不走。

大水冲刷的地方就是那块巨大的石头,石头底下的水也是最深的,看着应该有一米多深了。

电器具在水下的时候,人最好不要站在水里面,否则很容易被电到。

可若是不在水里面把电器具伸到大石头下面,根本无法对大黑鱼造成伤害。

毕竟那是两三斤重的大黑鱼,不是手指粗细的小鱼。

苏鸣带着众多小屁孩,蹲坐在溪边的草坪上,就看那个瘦老头如何电鱼了。

这个时候,旁边的郑妙可突然道:“老公我累了,你替我抱一下孩子。”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句老话说的一点都不假。

瞧瞧苏鱼儿这聪明孩子,一有机会就缠着她粑粑,亲昵的劲头,比郑妙可这个正宫都要来劲。

虽说郑妙可也很喜欢苏鱼儿,但毕竟不是亲生的,也差不多是时候把苏鸣的爱分一点给苏子星了。

“我来吧。”

一旁的李青青却很好心,马上开口,伸手就要接过去,但是郑妙可却先对方一步,把孩子放到苏鸣怀里了。

双手放在半空的李青青,脸色一僵,然后若无其事地收回双手,继续看向小水塘那边。

苏鸣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感头疼,他直接忽视掉了这些,老老实实地抱着苏子星,而在他另一边怀里依偎着的苏鱼儿却很乖巧地把位置让给了她弟弟,找到另外一个位置,继续靠着她粑粑,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水塘那边。

一场小风波,刚掀起,又突然平静了下来。

胡丽萍和老苏两人非常有默契地对视一眼,然后也不吭声,就这么看着。

儿媳妇太多,彼此撕逼的场面,真的是惊心动魄啊。

眼下这些估计都还只是小风波而已,真不知道以后还会爆发出怎样的风暴。

想到这里,胡丽萍和老苏两位老人都替苏鸣着急了起来,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儿子能摆平这些儿媳妇吧。

瘦老头在小水塘这边,围绕着大石头上蹿下跳,可还是没能把大黑鱼给逼出来。

一群小屁孩们都很失望,为什么抓不到呢?

这个时候,拿着手机的郑妙可,突然开口来了一段话:

“老公,我发现他们这种电鱼方式是违法的欸,我们国家法律法规明令禁止这种电鱼的捕捞方法,因为确实是严重破坏渔业资源和水域生态环境............”

有些煞风景,但却是成功把那个瘦老头给吓到了,急急忙地背起电器具,很快就离开了。

苏鱼儿瞪大眼睛,看着那个跑得飞快的瘦老头,小脸很是失望,有些不甘心地跟她粑粑说道:“粑粑,我很想看他抓那条鱼鱼........”

“是你自己嘴馋了吧?”苏鸣哭笑不得,教训道:“刚才你姨姨不是说了吗?电鱼这种捕鱼方式是不对的哦,是违法犯罪的行为,抓到要坐牢的哦。”

小家伙顿时嘴巴一扁,特别不开心地噢了一句,人家知道了。

看她粉嫩的小脸蛋上,表情写满了不开心,大眼睛的水雾在凝聚,似乎下一秒就要下暴雨了一般。

然而苏鸣却继续严厉训道:

“小七,听话,不许哭啊。你现在还小,就算是抓到了鱼鱼,你也吃不了,等你长大了才能吃,知道吗?这是违法犯罪的事,我们不能做,清楚明白?”

豆粒大的泪珠,几乎要夺眶而出了,然后被她粑粑严肃的表情给吓了回去,硬生生给憋住了。

如此精彩的一幕,旁边的李青青看得很心疼,却不敢在这个时候帮腔。毕竟苏鸣是在教育女儿,给她竖立正确的价值观念。

尽管小家伙才一岁多,可能其他同龄小屁孩根本不懂什么意思,甚至旁边四五岁的小屁孩也一知半解,但是大人不允许这么干,说不行就是不行,说多几次之后,小屁孩们肯定都能记住了。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老话是没错的。

郑妙可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同样没有开口说什么。

教训了女儿一顿,下一刻,苏鸣又突然笑道:

“不过呢,你要是想抓大黑鱼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爸爸带你一起抓大黑鱼,好不好?”

峰回路转啊,这可把小家伙给开心坏了,扑哧一下,眼泪还是没能忍住,又哭又笑地看着她粑粑:“真的?”

得到她粑粑的点头认可之后,她就蹦蹦跳跳了起来,哦耶,粑粑真好,粑粑帮我抓鱼鱼。

其他小屁孩们刚才也都憋了一会儿,这会儿顿时也都露出了笑脸,忙在旁边问苏鸣,表叔要怎么抓?

苏鸣有好几个表哥,出来胡展硕还没结婚之外,大部分都结婚了,所以旁边这些小屁孩基本上都是他表哥们的孩子。

“你们几个还太小,不能下水,小天、小婵、小敏,你们可以跟着下水,但不能去深水的地方,知道吗?”

随手点了几个小家伙,苏鸣就带头先下水了。

徒手捕鱼是一个大工程,只能智取,不能乱来。

因此,需要在小水塘的上游这边堵住水源,让溪水从小水塘旁边流过,然后的话,再利用水桶,把小水塘里面的水给淘干净,这样就能徒手抓鱼了。

方法简单,但工程确实很大。

他这么一说,连郑妙可都来了兴致,想要下水帮忙,却吓到了胡丽萍和老苏两人。

“可可你不能下水啊,你这都好几个月了,万一着凉了可不好.......”

这里的溪水跟毛岛那边的海水,完全就是两码事。

眼下已经是十一月底了,天气虽然凉快,但溪水已经很寒冷了,稍微呆久一点,一般人还真的受不了。

尤其是孕妇,普通女孩子都不敢在这样的溪水多待呢,何况郑妙可?

像一些有痛风的人,最害怕这种冰冷的溪水了。

两位老人这么一劝,郑妙可自然不好再下水了,原本同样跃跃欲试的李青青,同样收回了脚。

苏鱼儿就在草坪边上,冲着她粑粑的背影大喊加油,奶声奶气的样子,气势十足。

其他不能下水的小屁孩也有样学样,站在旁边喊了起来。

这个时候,胡展硕和胡旖梅他们过来了,还带着铁锹一起,一听说抓鱼,他们也很兴奋。

小时候经常玩这种抓鱼的活动,只是后来长大了,慢慢的就不再玩这些游戏了。

那个时候,家里也确实穷,又没钱买什么零食,就只能靠抓鱼来换点钱,买个口香糖,或者其他玩具。

“鸣子,拿石头是堵不住水的,得用这些沾了泥土的草才行.....”

胡展硕的话,自然很有道理,苏鸣不可能不知道,他只是跟孩子闹着玩而已,至于大黑鱼抓不抓得住,根本不是关键,孩子开心了,目的就达到了。

虽然苏鱼儿没有亲自参与,但她在岸边喊加油,也是尽了一份力气的。

“那就在旁边挖点泥土吧,顺便让小七也搬一点。”

冲胡展硕点点头,苏鸣又看向小家伙,示意让她也参与进来,这下可让小家伙开心到咧嘴笑了。

再也没有跟她粑粑一起抓鱼更有意思的事了,所以小家伙的热情空前高涨,肉乎乎的小手,拿着两块泥土,就往溪里面扔去,一时间,溪水都变浑浊了。

闹哄哄的一幕,外公外婆也跟着过来了,两位老人也想参与进来,不过被苏鸣制止了。

这其实就是亲子活动,劳烦两位老人,味道就不对了。

而且老人虽然身体不错,但上了年纪的老人,一般都有通风,尤其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乡下老人,那些年穷苦,吃了很多生活的苦,身体全是病根。

所以,能不碰水就尽量不要让他们碰。

花了十多分钟,终于把水源给堵住了,小水塘终于没水流进来了,接下来的工程就是把小水塘里面的水淘干。

这才是大工程呢,累活。

几个舅舅都闻讯赶来了,原本这种小儿科的玩意,他们是不屑的。

可谁叫站在小水塘里面的人是苏鸣呢,所以几个舅舅二话不说,拿着水桶就开始干活了。

算上苏鸣和胡展硕一起,几个大男人一起淘水,岸边的小屁孩围了一圈。

连很多路过的村民都露出了好奇的神情,还以为小水塘里面有什么呢,一问才知道,只是一条大黑鱼而已,值得这么兴师动众吗?

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单调乏味,且无聊的。

人多力量大,小水塘里面的水,一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少,一些小鱼小虾搁浅了,在地上活蹦乱跳的。

穿上塑胶水鞋的苏鱼儿,在她粑粑的帮助下,也来到了小水塘,开始了自己的抓鱼之旅。

“呀,好滑。”

小家伙嘻嘻哈哈的,水花溅到了小脸上,也浑然不觉,依然开心地继续抓着。

苏鸣很有耐心地教她怎么样才能快速抓住,不让小鱼逃跑了。

她也学得很认真,但小溪上面石头多,又滑,一不小心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尽管如此,小家伙却没有哭,反而是哈哈大笑,看得苏鸣都愣神了一会儿。

胡旖梅将她抱了起来,轻轻拍打她的小屁屁,不一会儿,她又继续抓鱼了。

几个舅舅还在深水区淘水,听说大石头里面藏了一条大黑鱼,说什么也要帮小家伙给抓到。

石头是挺大的,很难移开,石头底下应该有一个洞,所以这才导致大黑鱼一直不现身的原因。

不过也很快了,只要把水淘干了,不信大黑鱼不出来。

小敏她们几个小家伙也在旁边提着小桶,帮忙抓小鱼小虾。

更上游一点的地方,几个舅妈也在搬石头抓鱼摸虾。

因为苏鸣的一个举动,胡家全体出动,浪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全都在这条溪里面忙活。

舅妈们是想抓点虾,给小家伙吃的。

原本大舅是有电瓶的,但听郑妙可说了,这是违法犯罪的事,所以就没拿出来。

徒手抓虾,这是一项生存技能,属于难者不会,会者不难,掌握了技巧,还是很简单的。

溪里都是小虾米,但近些年,很多年轻人都跑到外面去打工了,小溪里没人光顾,所以,倒是有不少肥一点的虾。

看着没有多少,但积少成多,不多时,也能摸出一大盘虾。

舅妈们都忙活好了,抓了不少虾过来,但这边的大黑鱼,却还没出现身影。

苏鸣盯着大石头,心里也有些郁闷,这大黑鱼真能藏啊。

“舅舅,别淘了,我们回去吧。”

这都快淘了一个小时,小水塘还是很难彻底干下来,毕竟这是溪里面,所以,与其继续做无用功,还不如放弃呢。

再说了,一条大黑鱼而已,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不行,马上就抓到了,你放心吧,我再想想办法。”大舅不愿意,都六十岁的老人了,还跟小青年一样倔强。

“大舅爷加油!”

小家伙闻言,露出甜甜的笑脸,大声喊了一句。

大舅一听,更来劲了,淘了一会儿之后,就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长棍,然后在大石头底部伸了进去,开始用力捅。

一米多长的棍子,都彻底没入了大石头里面,大家都屏气凝神地看着,大石头上面的几个小家伙们更是伸长了脖子盯着。

苏鸣抱起了小家伙,半蹲在一块石头上看着。

突然间,大舅猛然大喝一声,然后就看他从大石头底部抓了一条鱼出来,金黄色的黄鳝,足足一斤半,很大一条。

围观的众人顿时都惊呼了起来,不过大家惊呼的不止是大舅手上的黄鳝,更是从大石头底部蹿出来的大黑鱼。

“鱼鱼!”

一直盯着的苏鱼儿,顿时激动了起来,这就是她一直念念不忘的大黑鱼了。

小水塘都没有多少水了,所以这条大黑鱼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

意外收获是那条黄鳝,小家伙们都很高兴,然后指着大石头底部说,应该还有其他鱼,在捅一捅。

大舅也是这么认为的,众人也都觉得应该还有吧。

于是,大家都继续期待了起来,然而苏鸣却抱着小家伙上岸了。

在水里面待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双手和双脚都起老皮了,所以他不能继续待在水里面了。

等他刚转身,耳边又传来惊呼声了,原来又跑出来一条大黑鱼了。

大黑鱼还真多啊!

想来也对,黑鱼一般都是群居的,尤其是大石头这样的石洞,环境得天独厚,也难怪这个小水塘这么大,却见不到多少小鱼小虾,看来都成了大黑鱼的腹中餐了。

再忙活了一会儿,大舅总共从大石头里面淘出来五条大小不一的黑鱼,还有三条黄鳝,总共加起来十斤左右的样子,算是不错的收获了。

但是对比这么多人的付出和时间,这点收获又完全不值一提了。

只不过,孩子们开心最重要,何况这次来了这么多人,大家都收获满满。

村民们看到这些大黑鱼和黄鳝却没什么感觉,倒是对郑妙可和李青青两个大美女很感兴趣,频频盯着她们两个。

从聊天中,村民们都知道,这是老胡家的外孙媳妇。大家嘴上称赞,说外公真是有福气,两个外孙都找了这么如花似玉的媳妇。

外公顿时沉默了,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对方,这其实是一个外孙的媳妇。

而外公的沉默,被村民误认为是傲慢,一点都不虚心,顿觉没什么意思。

可这个时候,旁边有个毕竟清楚外公家的村民却突然说了一句,咦,你们家丽萍不是只有一个儿子吗?哪里来的两个外孙?

是啊,胡丽萍是只有一个儿子,而今天来这里的也只有苏鸣这个年轻人,其他年轻人都是老胡家的孩子,村民们也都认识。

那么这两个漂亮的大美妞,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村民们顿时不说话了。

因为大家忽然意识到,或许这两个媳妇都是苏鸣的,毕竟大家早就听说了,老胡家突然发达,就是因为有一个富豪榜上的外孙。

说起富豪榜,苏鸣确实登陆了一次,而且排名十分靠前。

但后来,在季思瑶和林惠竹两人的干预下,胡润富豪榜就把苏鸣的个人财产低调处理了,新一期更新的排行榜显示,苏鸣的财富排到百多名开外。

估计下一次,榜单上就不会出现苏鸣的名字了。

这么漂亮的大美妞,都是老胡家外孙的媳妇,这.......

任凭村民们如何想象,也绝对想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毕竟如今已不是百多年前的那个朝代了,一夫一妻制才是常态,几十年前的包二奶也不敢这么做啊。

瞧瞧两个大美妞和平相处,还有说有笑的样子,这哪里像是大老婆和小老婆该有的相处模式啊?

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了,村民们唯有冲苏鸣外公竖起大拇指,表示真心佩服了。

旺财它们都蹲在苏鱼儿面前摇尾乞怜,不停地用舌头舔舐小家伙,让她嘻嘻地笑着,连说痒,却又不制止它们。

因为旺财它们都被小主人抛弃了半个下午,上菜园子不带它们,下小溪玩耍也不带它们。

若不是中途老苏抱睡着的苏子星回去时,把旺财它们给放出来了,差点就把它们给憋坏了。

所以,这会儿三只狗狗都朝苏鱼儿发泄着委屈,不停地表示自己的忠诚。

“走吧,回家!”

围着这小水塘玩闹了一个下午,这会儿总算是回家了。

胡展硕他们把原本小溪的样子恢复了一下,让水流重新注入小水塘,然后这才上岸离开。

小家伙则是把装满了大黑鱼和黄鳝的小水桶放在旺财的身上,让它带回家去。

旺财是阿拉斯加犬,一岁多快两岁了,体型庞大,高昂着头,咬着小水桶,扭着屁股往回走。

回到家里,舅妈们开始处理这些收获,还跟小家伙说,那些小虾米,她能吃。

看着手指头大小的虾,小家伙开心得不要不要的,忙拿起其中一个,跑到她粑粑面前,问她能不能吃这个。

“小七当然可以吃呀,但还是那句话,不可以贪吃哦。”

得到肯定答复的小家伙,蹦蹦跳跳地跑开了。

大着肚子的郑妙可走到苏鸣身边,看着无忧无虑的苏鱼儿,小声道:

“老公,我可都看到了,你以后可要一视同仁哦。”

苏鸣惊了一下,揽住她略显丰腴的腰:“放心吧,都是我的孩子,我还能区别对待吗?”

她根本不买单,赏了他一个白眼道:“这可很难说哦,一两个孩子的话,你当然有耐心了,但是孩子一多,你肯定没那么多耐心了。”

这倒是人之常情,毕竟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对待一个孩子和几十上百个孩子都是同样的面孔,依然那么有耐心,圣人都做不到呢。

“可可,你太小瞧我了。”苏鸣强装镇定,挥洒自如地道:

“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很早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我喜欢孩子。不管是调皮捣蛋,还是天真烂漫,那都是我的孩子,我自会一视同仁。

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又怎么会缺耐心呢?等小月和小星稍微长大一点,你就会知道了。”

把苏鱼儿教导好,到时候让苏鱼儿来教年纪更小的家伙,他完完全全可以解放出来的。

当然,他也确实喜欢孩子,人多热闹,更加有意思呢。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吧。”

郑妙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她要去休息了,今天累了一天,中午都没怎么休息,是该休息一下了。

孕妇比较嗜睡,但相比第一胎,她现在要好很多了。

看她离开的背影,苏鸣叹了一口气,孩子真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的几个女朋友,该怎么办?

晚上,苏鱼儿总算如愿以偿地多吃了几个小虾,鲜美嫩滑的滋味,让她念念不忘。

可惜她粑粑只让她吃五个,多了就不给,哼,臭粑粑。

大黑鱼更是没有她的份,只能吃点黄鳝解解馋了。

来到太婆家里,她是彻底放飞自我了,第二天又要闹着出去玩耍,追鸡撵狗还不止,更是想要去山里面抓兔子。

她跟她粑粑去过疆省喀纳斯,看到过她粑粑抓捕兔子的场景,所以对此也是很有兴趣,还跟她的表哥表姐们争辩了起来。

一群小屁孩活蹦乱跳,叽叽喳喳地吵个没玩,苏鸣这个奶爸不厌其烦,呆在一旁看着,也不怎么插嘴。

来外婆家,就是出来放松心情的,所以苏鸣根本不想其他。

喜欢从跟女神合租开始请大家收藏:(www.52xt.net)从跟女神合租开始我爱电子书更新速度最快。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最新章节 -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全文阅读 -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txt下载 - 喵力求食的全部小说 -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 我爱电子书

猜你喜欢: 重生当萌犬龙医神婿王的韩娱都市超强神医土豪系统终极巨星这只妖怪不太冷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重启辉煌人生女教师升迁笔记龙抬头三界代理神重燃我的妹妹洛天依你跑不过我吧随身带个侏罗纪娱乐之我有六个扶弟魔姐姐超级红包神仙群阎罗殿我真是女明星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市井之辈超级宠兽系统一品侍卫都市绝品仙医开局两只神兽
完本推荐: 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毒妃威武:冷王独宠妻全文阅读超级武圣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武道狂徒全文阅读星神兵王全文阅读萌妻天降:最强校园女王全文阅读不死武尊全文阅读至尊特工全文阅读极品逍遥大少爷全文阅读九色元婴全文阅读暧昧高手全文阅读天下第一妃全文阅读吞天战神全文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重生首席男神:逆少,宠上瘾全文阅读我的校花老婆全文阅读美女图全文阅读傲世炎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读档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武道霸主万兽朝凰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寻龙天师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战少,一宠到底!位面发展计划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弃婿当道洪荒历极品全能学生最后一个女玄术师天武称雄一念吞天蒸汽朋克世界里的医生大风水师重生:拯救三宫六院重生之战神吕布终极小村医全职相师隋末之大夏龙雀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丹皇武帝极灵混沌决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异世无冕邪皇文明之万界领主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最新章节手机版 -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全文阅读手机版 -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txt下载手机版 - 喵力求食的全部小说 - 从跟女神合租开始 我爱电子书移动版 - 我爱电子书手机站